马斯克阴晴不定比特币大崩盘!三大协会重拳封杀虚拟炒币逾20万人爆仓

  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以太坊跌破2890美元/枚,日内大跌14.52%;比特币跌破39000美元/枚,大跌7.25%,狂泻4865.7美元。

  “马斯克彻底打击了市场信心,这一波是消灭了很多多头的希望。”有投资者表示。

  比特币价格已跌落至今年2月初马斯克力推比特币之前的水平,较本月初最高点59543美元缩水超30%。这意味着投资者5月初买入1个比特币,损失金额已接近20万元人民币。

  比特币价格正在上演“过山车”行情,导致加密货币市场共有23.4万人爆仓,爆仓金额高达140亿元。

  “马斯克阴晴不定的言论,令加密货币市场上演惊心动魄的‘巨震’,爆完多头,爆空头,来回剧震,太血腥了!”有币圈投资者描述称。

  监管亮剑虚拟货币交易,被认为是比特币当日大跌的最主要原因。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

  公告称,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等会员单位要切实增强社会责任,不得用虚拟货币为产品和服务定价,不得承保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虚拟货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虚拟货币相关的服务。

  5月19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虚拟币交易具有涉众风险,我国三大重量级协会发布的防范炒作风险公告,传统金融机构缺席后,虚拟币的技术门槛将直接影响参与者数量,“虚拟币的水池就不会那么满,减少堰塞湖风险”。

  此次大崩盘的导火索,是被称为全球数字货币的“代言人”马斯克在一则推文中暗示,“特斯拉可能会或者是已经卖出了比特币持仓”。

  不过,马斯克后来发表了一条后续推文,观点反转,写道:“为澄清猜测,特斯拉没有出售任何比特币。 ”此消息一出,据火币网,比特币上破45500美元/枚,日内涨4.37%。

  “马斯克又来割韭菜了,快跑。”沪上一位炒币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些资本大鳄把整个圈子玩弄于股掌之中,自相矛盾的言论引发虚拟货币暴涨暴跌,让人气愤。”

  言论“炒作”,屡试不爽。今年3月12日,特斯拉公司一名持股人就曾将马斯克告上法庭,指控马斯克错误发布社交媒体消息,以及特斯拉董事会没有按照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要求对他进行管束,导致特斯拉投资人蒙受数十亿美元经济损失。

  瑞银财富管理(RSW)称,随着加密货币变得越来越主流,我们希望能对其实施更为严格的监管政策,但现在马斯克和特斯拉的公告却能左右比特币的价格。

  对于比特币未来的走势,知名数字资产交易平台OKEx研究院首席研究员William指出,作为中期牛熊分界线日均线已经从此前的上行状态转变为下行,从支撑转变为阻力。这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技术派投资者的持币信心,市场的避险情绪明显升温。

  5月19日,一名加密货币交易者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从比特以太到defi主流币、nft狂潮,到马斯克喊单狗狗崛起,再到垃圾动物币和海量空气币的新玩法,可以说从有价值到没价值都已轮过一遍,分流了大量资金,演变成存量博弈。

  “从这个意义上说,牛市可能到了下半场,甚至已经结束了。”上述加密货币交易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预计下一步演化,会出现两个可能,一个是阴跌熊市,二个是空气狂潮结束,马斯克走下神坛,部分受伤的韭菜资金会回流主流币抱团,比特以太再扛大旗,重新走一轮快牛。

  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下发“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指出虚拟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的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公告称,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等会员单位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虚拟货币相关的服务,包括但不限于:为客户提供虚拟货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接受虚拟货币或将虚拟货币作为支付结算工具;开展虚拟货币与人民币及外币的兑换服务;开展虚拟货币的储存、托管、抵押等业务;发行与虚拟货币相关的金融产品;将虚拟货币作为信托、基金等投资的投资标的等。

  互联网平台企业会员单位也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提供网络经营场所、商业展示、营销宣传、付费导流等服务,发现相关问题线索应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并为相关调查、侦查工作提供技术支持和协助。

  “各会员单位要坚决不开展、不参与任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活动。”三家协会表示,将加强对会员单位的自律监督,发现违反有关监管规定和行业自律管理要求的,将依照相关自律规范对其采取业内通报、暂停会员权利、取消会员资格等处分措施,并向金融管理部门报告,涉嫌违法犯罪的,将有关线索移送公安机关。

  次日,肖飒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此则公告中,特别提到不得“间接”为客户提供虚拟币服务,这背后说明了几个方面:穿透式监管,表面文章不影响定性;谨防金融机构与其他公司合作进行虚拟币业务,防止牌照乱用;增加会员单位的合规义务,筛查涉币服务。

  其实,近年来比特币的热潮在我国席卷,伴随其相应金融风险不断暴露,监管部门对比特币的态度趋严,已非一日之势。

  早在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比特币的属性是虚拟商品而并非货币,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业务,但允许个人自由交易。

  2017年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进一步明确我国对于比特币的限制态度,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未经授权”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同年,我国监管部门开展了针对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大力清查活动。

  中泰宏观首席分析师陈兴表示,监管风险或是比特币为代表的资产面对的最大挑战。根据观察,分散监管的优势在于能够利用现有的法律框架,多种监管主体也可以并存和互为补充,但难免存在监管空白、监管重叠和监管套利等问题;而集中监管的优势在于能够针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本身的特点来进行制度设计,更加切合相关业务需要与风险控制的要求。

分享: